未成年人动用"私刑"殴打拘禁小偷 脱光其衣服被判刑
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【环球网报道】新冠肺炎疫情产生的“蝴蝶效应”正在加剧。据英国路透社27日报道,全球最大的安全套制造商康乐公司(Karex Bhd)表示,安全套短缺问题迫在眉睫。报道称,该公司因疫情被迫停产一周多已造成1亿个安全套缺口。

曼哈顿岛上,摩天大楼排列紧密,地表上,全球各地的游客与商人,来来往往络绎不绝;地表下,错综复杂的地铁里,大都市的上班族人头攒动。这样的场景一直是美国经济的缩影,但此刻,它却成为了新冠病毒的培养皿。

此前,在和父母视频通话中,Ella也和他们交流过是否回国的犹豫和挣扎——“留下来感觉很孤独,回国又担心辗转中被交叉感染”。

此外,“钻石公主”号邮轮确诊的乘客及乘务人员确诊712例,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246人。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“即便下飞机就隔离,也要回国。”下定决心之后,Ella预定了4月1日经香港回成都的机票,“来的时候机票才4000多元,现在涨到了13000多”。为了安全返回成都,Ella准备了三件防护服、口罩和雨衣。

他告诉记者,学校发了好多封警告邮件,提醒到了当地人袭击了戴口罩的人。有一名美国男子刺伤戴口罩的亚裔男性,也有人计划乘乱在街边点垃圾放火,还有进楼偷包裹。小陈开玩笑说:“我已经俩星期没出门了,今天又冒死出门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。”

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只对住院和重症患者进行检测

小陈说,“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担心。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,还在努力往回捐钱,捐物资。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,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。”